路通乌蒙山巅 公司安六铁路建设纪实
  时间:2018-09-28  点击量:   
【字体: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一首《七律·长征》将乌蒙山的巍峨险峻描绘得淋漓尽致,将这座见证红军攻坚克难、突出重围的黔西大山永载史册。今天的四公司建设者循着当年红军的足迹,扛起了安(顺)至六(盘水)城际铁路的建设大旗,在人迹罕至的乌蒙大山中架桥凿隧,开辟坦途。随着全线最后一洞——观音山隧道的胜利贯通,自此安顺至六盘水再无阻隔。且看:山间飞虹架通南北、长隧穿山洞通两边、桥隧相连决眦天边……数不清的桥隧将绵延不绝的山脉串连成线。短短39千米的安六铁路3标段仅桥隧工程就占据了85%以上的里程,绝大部分工点位于陡坡绝壁、深山沟壑之中,没有路、没有电、没有水,更没有人。“我们要做新时代的红军,迎着困难行万里,誓把路通乌蒙巅!”一声号召引得“千军万马”开进大山,开始他们的漫漫“长征路”。莫道峰峦奇险峻 岂知山中藏玄机素有中国地质博物馆之称的乌蒙山区是我国较大的喀斯特地貌群之一,这里的山峦集险峻、高耸于一身,素有峰绝、水绝和云绝的“三绝”之称。这对于身经百战的四公司建设者来说似乎是信手拈来,弹指可破。然而,事实却让建设者大跌眼镜。看似平淡无奇的山峰却暗藏玄机。在安六铁路项目部四工区总工程师高治永的指引下,只见山壁上数个大如窑洞的“窟窿”向外张望着,里面黝黑深邃,似无尽头。“这样的溶洞在山体中随处可见,挖隧道的时候突然出现这样大的‘深坑’可以说是家常便饭。”高治永介绍说,“乌蒙山地区多为石灰岩,经过数百万年流水的冲刷,很多大山里面都被掏空了,看似伟岸的峰峦实际上都成了‘空心山’。”与“空心山”相伴的往往是难以预测的地下暗河,紧随地下暗河的问题就是缺水。贵州还会缺水?在人们看来,贵州地处南方湿润地区本应雨水充沛,水源充足,然而大量的流水顺着遍布地面的“麻窝”漏到地下汇聚成暗河。“暗河的危险在于不可预测性,由于地下溶洞分部极不规则,导致暗河流向捉摸不定,隧道开挖时突然出现的暗河往往对施工造成极大隐患。”安六铁路项目部项目经理刘金成说。然而山体暗藏的玄机远不止“空心山”和地下暗河,作为新生代造山运动的结果,乌蒙山地质变化极为频繁,断层破碎带之多、围岩变化之快、山体压力之大令人咋舌,页岩、砂岩、煤层、石灰岩、泥层交替出现。“一炮一变”成了这里复杂地质的真实写照。“刚还看到的还是Ⅲ级围岩,一轮爆破过后就变成了Ⅴ级围岩。”技术员熊胜军说,相对于围岩变化,更令人揪心的是隧道大变形难题。“5条大断层在观音山隧道交汇,爆破过后周边岩石在山体压力作用下,向中心挤压,最大位移达到2.5米。”熊胜军拿出了拍摄的记录视频,只见钢拱架在两边围岩的挤压下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不一会HW175型工字钢就从拱顶折断这样大的压力让隧道大师史玉新惊叹不已。刘金成至今还记得2017年断层带专项施工方案专家会时的情景。“可以说,观音山断层带隧道是Ⅵ级、甚至是Ⅶ级围岩。”史玉新的判定让这座隧道的命运更加扑朔迷离。而这还仅仅是观音山隧道的情况,据统计,标段28座隧道有近半数存在断层和高地应力的情况。更让隧道建设举步维艰的是,部分煤层位于断层带上,施工必然要要凿穿煤层,放出瓦斯气体。瓦斯无色无味,不易察觉,处于隧道这样的密闭空间内,气体含量不经意间就会超过临界值,后果往往是灾难性的。溶洞、暗河、断层、高地应力、岩体变形、瓦斯隧道……一个个挑战,一个个难题让建设者应接不暇。“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长征的艰辛,只有亲身经历才知建设的不易。”这是刘金成经常对大家说的一句话。28座隧道、30座桥梁、2座车站……线路上的这些工程在等待他们“闯关”,一系列难题在等待他们解决,怎么办?莫畏天险阻前行 吾自胸中定乾坤不前进就意味着后退!四公司建设者深知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道理,无数次的考验和历练早已将他们打磨成了敢于亮剑接招,面对困难愈挫愈勇,不断破除万难的“尖兵利刃”。他们分门别类迅速建立了攻坚科研团队,“溶洞地质课题小组”、“不良地质课题小组”……科研团队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成立,其中40岁以下的青年技术骨干人数占技术团队人数的百分之九十以上。搞勘察、定方案、做试验……经过思考和推演,一套复杂地质条件下一揽子解决方案浮出水面。针对溶洞难题,建设者首先以茨冲1号隧道为蓝本,开展专项施工。“茨冲1号隧道的溶洞面积达1000余平方米,仅探深就达40余米,是全线较大溶洞之一,克服了这个难题,往后施工就是一马平川。”四工区经理高伟民说。他们借鉴架桥施工经验,采用桩筏法施工,先向溶洞底部打入深桩,同时架梁、打拱墙并加固,在溶腔内架设起“外壳”,实现了桩、架、拱、固四步作业,顺利通过空腔地段。部分桥梁桩基下穿溶洞时,往往存在不稳固和泥浆外泄的问题,建设者一改冲击钻法施工,运用全套管全回转钻机成桩施工,实现钻机、钢套筒同步成桩,并加长钻孔深度,以确保桥墩稳固。“仅彭家冲2号大桥就打设了8根70米深桩基,其深度是正常桥梁桩基的2倍。”三工区经理郭志玉说。针对地下暗河难题,他们积极联络当地气象部门,掌握气象情况,同步加强超前地质预报,打设引水洞和蓄水池,根据设计和地形逐步摸清暗河走向,做到心中有数。针对复杂地质环境围岩大变形难题,他们采用双层加固的方式稳固围岩。“在观音山隧道断层带增加了初支钢拱架的埋设密度和数量,初支面架设双层钢拱架,同时增加钢筋网片,打设连接钢筋,将钢拱架和围岩融为一体。同时喷射双层混凝土,以确保安全。”刘金成说。对于变形围岩后期处置措施,建设者运用二次施工法,重复加固地层。“通过监控量测,确定围岩稳定后,拆除受挤压断裂的钢拱架,再次以双倍密度加装钢拱架,同时喷射近1米厚混凝土,实现成倍巩固。”刘金成介绍说, 100米普通隧道段落以往只需要170余吨钢拱架即可,而观音山隧道加厚段累计使用近900吨钢拱架。“2000余米的观音山隧道,让我们用2年时间悟出了门道。”项目总工程师魏海龙说。针对瓦斯隧道施工难题,他们引进瓦斯声光报警系统,实行严格门禁制度,加大通风等措施确保施工安全。“瓦斯声光报警系统由便携式瓦斯检测仪、洞内安装的瓦斯检测探头组成,可以侦测到千分之一的瓦斯、一氧化碳等有毒有害气体浓度变化情况,实现瞬时报警。”郭志玉介绍说。在观音山、茨冲2号隧道洞口均设置了全封闭工地门禁系统,进入洞内的工作人员必须在门禁处消除静电,并交出随身携带的手机、打火机等设备后方可进洞。瓦斯高危隧道均安装了双管通风机和备用发电机,实行双管通风,确保持续供风,以稀释洞内有害气体浓度。针对部分隧道存在浅埋段施工难题,他们采用“围岩监控+弱爆破”的组合施工模式,减少对厂矿、村庄和既有线路的扰动。针对76米高桥墩施工难题,他们采用挂篮现浇法,现场浇筑主梁,并加大对高空作业人员的保护力度。一次次“攻城拔寨”让建设者信心倍增。“只有扛得住困苦,咽得下酸楚,耐得住考验的人才能战胜乌蒙大山!”刘金成说。莫忘离别相思泪 情洒路地建设情高山大川同样阻碍了乌蒙山区经济发展,在铁路没有延伸到这里以前,很多群众还从没有走出过大山,缺路、缺水、缺电让这里愈加闭塞、落后,可谓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随着筑路大军的到来,以“共享”模式为主导的基础设备配套建设提上了议程,便道、水源、电力接连不断通向大山深处,实现了筑路和惠民的“双赢”。要筑路必须先修路。建设者首先从改善通行条件着手,构筑起连通所有工点的运输网络。“在同当地政府协商的基础上,采取对半分摊费用的形式,修缮并加固乡村道路,打通乡村断头路,实现施工与群众共享通行。”高伟民介绍说。据统计,自施工以来,建设者累计加固村道达54千米,新修便道21千米,一改当地村道雨季泥泞,旱季飞尘的现状,多条水泥便道延伸到大山深处,部分村民聚居区首次通上了水泥路。缺水是乌蒙山区长久以来存在的大问题,遍布地下的溶洞贪婪吮吸着地表水源,潮湿缺水成为这里的普遍现象。“山中鲜有河流湖泊,钻机打入地下200米都看不到水,最令人震惊的是当地群众竟然饮用收集的雨水。”项目书记林德国说。保护为数不多的水源成为安六铁路建设的当务之急。部分路基段要穿越当地高芦村的取水泉眼,如果按照原设计方案施工,这个泉眼就要被路基覆压,在筑路和保护水源的矛盾中,建设者改变计划,“变路为桥”,自此,涓涓泉水和高架桥梁交相辉映。坎冲2号隧道途径地下暗河,该暗河是陡箐镇4000户居民的取水源泉,为避免破坏暗河,建设者在设计要求之外增加了500米引水隧洞,保障群众正常饮水。“相对于泉眼、暗河段的有利位置,绝大多数当地村民只能‘望水兴叹’,收集雨水、徒步背水成为他们的生活常态。”高伟民说。筑路同样需要大量水源,为改变当地取水困难的现状,建设者先后在冷坝车站和多个混凝土拌和站铺设引水管道,从数千米之外的水库引来“清澈激流”,既保证了施工用水,又解决了村民饮水难题。作为我国少有的喀斯特地貌群,生态环保成为安六铁路建设的主题之一。“隧道弃碴做到随堆随绿,同时划定植被移植养护区,做到弃碴覆土恢复原貌。”高伟民介绍说,多个弃碴场开展了植树造林活动,做到全面绿化,建立起“园林式”、“景观式”弃碴场,成为当地特色旅游景点。隧道弃碴集中堆放也消减了山体坡度,不仅便于村民通行,部分优质碴石还成为当地村道路基填充物或村民房屋石材,避免了挖山采石,破坏山体植被。最让当地村民津津乐道的还是建设者“挖煤利民”的事迹。“安六铁路多个隧道穿越煤层地质,特别是在茨冲1号隧道和观音山隧道施工中,横穿煤层并获取到数百吨优质煤炭,这可是隧道施工难得一见的‘馈赠’。”刘金成说。对于“偶遇”的“礼物”,建设者没有作为商业用途,而是就近分发给李家寨村、平箐村等村民。“收到分发的煤炭以后,我们从此记住了兴发娱乐十二局集团!”平箐村民张玉敏说。三年的工期转瞬即逝,在看到建设者即将奔赴其他铁路战线,乌蒙山当地村民泪洒工地,难抑别离之情,纷纷询问建设者:“你们什么时候还回来?”“以后一定要再到这里看看!”冷坝村民赠送的“地企共建 鱼水情深”锦旗更是见证了筑路人和当地群众的深厚感情,成为激励筑路,鼓舞斗志的一面旗帜。要致富先修路。这句耳熟能详的口号在乌蒙山区格外嘹亮。“要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再苦再难也要把铁路通到群众的心坎里,乌蒙山巅必将留下我们胜利的旗帜。”林德国说。凿岩穿桥,路通天下。随着安六铁路开通的脚步渐行渐近,不久的将来,这条黔西北群众的致富之路,发展之路将成为贵州省最耀眼的星辉。
安六铁路华竹林2号特大桥
安六铁路观音山隧道
环境优美绿色文明的碴场
 【公司党委宣传部(企业文化部) 周彪 丁明明】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